花卿似梦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退圈

打算退圈了。
留下了一堆的坑,云亮那篇何处桃源可能不会再填了,毕竟写的太差了。
雷安那篇等我回来(可能...?)再填吧。不过这也是最后一篇雷安文了,本来就是脱坑的纪念之作呀。
还有两篇正在写的原耽,大概会在晋江更?我名字叫卿酒子,嗯。一篇沙雕一篇古风。
话说我圈名叫卿酒子是不是没什么人晓得?哈哈。
就这样啦,再见。

【云亮】撩汉技能手册(2)

*依然occ

*沙雕使我快乐。前情1


  于是赵云决定另辟蹊径。那什么,条条大路通罗马是吧,毕竟专著里的方法又不是只有一种。

第二天赵云手下的士兵惊奇地发现了一张赵云贴的军帖。
“求诸葛孔明的兴趣爱好,在线等挺急的。”
千年一见啊。没想到赵将军有一天也会写这种东西。士兵们纷纷感叹道。
刘备也觉得挺急的。赵云虽然在其他方面颇有才能,但是追诸葛亮这个方面...真是让人很急啊。
因为孙尚香一天要和他叨叨叨个几十遍赵云追诸葛亮的最新进度(基本上没有进度),所以他决定帮赵云追诸葛亮。
所以他批准赵云贴了这张军帖。
想当年他追孙尚香追的那叫一个辛苦。看着赵云强行勾搭诸葛亮,他牵着他家香香的手,低头温柔地注视着孙尚香,笑着说:“香香,你当年比军师还难追呢。”
“那是,本小姐岂是什么人都看得上的!”孙尚香白了他一眼,被刘备眼里的温柔瞬间弄得满脸通红,于是转头小声说:“话说赵云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追到诸葛亮啊...”

这个真是天晓得了。
赵云坚持着说了一个月的下班的例行情话,终于决定放弃这一条路了。
根据看了军帖的士兵们提供的可靠信息表明,军师貌似,并没有什么爱好。只是喜欢天文,时时搞点浑天仪玩玩什么的。
王者帮助更多单身男性走上幸福生活协会提供的建议是和诸葛亮拥有共同爱好说不定能促进关系。
赵云决定试一试。
然后我们的小军师就常常在他打算一个人静静地观察天象的晚上偶遇好像也是来看天的赵云。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因为他发现赵云不仅根本不打扰他,而且时常帮他带一件御寒的衣服什么的。有时候他看得入了神,赵云也站在旁边看着,帮他拿着东西。
好像多了个赵云也蛮好的。诸葛亮想。只要不是来尬聊的就好了。
赵云虽然经常因为诸葛亮看天一看就是几个小时而站得脚发麻,但是只要每天晚上看见诸葛亮在黑夜里也好似能发光的精致侧颜,就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
说不定这样下去...真的能追到诸葛亮?

诸葛亮其实也有点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这样好像也蛮好。
有时候他看天看着看着,顿觉困意,回头准备回去的时候,总有一个人站在他身后,手里拿着外袍,脸上带着微笑看着他。
赵云的眼里是光,是晓寒深处的点点荧光。洒在他身上,毫无寒意。
他突然感觉到,他已经习惯了这个人的暖。
赵云喜欢他?
诸葛亮有生以来第一次思考喜欢这种问题。
他...喜欢我?
woc好玛丽苏啊...

连夜暴雨成灾。
好几个晚上宅在家没去看天的诸葛亮感觉特别空虚。
再去上班的时候,习惯性地回眸寻找赵云的身影,居然没有找到。
诶?诸葛亮起先没有在意。等到下班的时候,仍然没有看到赵云的身影,他突然有些焦急了。
诸葛亮向来冷静,从不将心里想的写在脸上,他又傲得很,不想跑去问赵云怎么样了,因此把赵云这件事压在心里藏起来,谁也没说。
可是心里仍然是急的啊。
晚上难得放晴,看天罢了,回身时不禁打了个喷嚏。
冷空气骤降,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从前,都是另一个人帮他拿着衣服的...习惯了,一下子就改不回来了。

刘备看到诸葛亮大半夜的来找他,感觉有些惊讶。
最终诸葛亮还是放下了面子,急匆匆地跑过来问刘备赵云的事了。
他才知道,连夜暴雨,赵云傻的可以,以为他仍然会去观天象,结果在雨里等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发烧卧病在床了。
诸葛亮道了谢,出门时眼泪忍不住地往下掉。他来不及顾及形象了,直接向将军府赶去。
赵云这个...傻子!

在床上昏昏欲睡的赵将军看到诸葛亮红着眼眶站在自己门边时,说不清楚是什么样的心情。
两人对视良久,只闻诸葛亮细微的抽泣声。赵云叹了口气,手覆上诸葛亮的背。
诸葛亮扑入了赵云的怀里。声音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赵云的心跳快得要蹦出来。他说:“孔明,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脸是红的,眉目温柔。
他听见诸葛亮打断了他:“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从此他们就过上了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赵云为了报复之前发狗粮的几对小情侣,天天撒狗粮给广大人民群众吃。
李白:“赵云你找对象报复社会是吧!”
韩信:“没关系太白,我们可以也秀一波撒撒狗粮。”
狄仁杰:“元芳我们也...”
元芳:嗯嗯...(˶‾᷄ ⁻̫ ‾᷅˵)”
...你们一定是不让单身狗活了。
———————————————————
这是一个关于全村的希望好青年赵云成功追到村花诸葛亮的故事。(不是
写完了我!@桃阈卷狐 

置顶。

  

  小生名唤卿酒子,诗学李谪仙,词学辛稼轩。
  天赋极差,因此诗词歌赋都难拿的出手,只得学写了些市井文字,以换酒钱而已。
  客官您若是对小生的拙文赞赏有加,小生自是喜悦,若是批评,小生也愿意听取。
  小生虽处红尘,胸无大志,但不愿随波逐流,亦有一份不甘平庸之心。年少轻狂,只爱写些打打杀杀江湖快意,不受待见也罢,受人赞赏也罢,小生是不曾放在心上的。
  做一个讲故事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呢。


【云亮】撩汉技能手册 (1)

*ooc预警

*尝试一下写沙雕文



诸葛亮感觉最近总是有人在催他找对象。
先是自家主公,诸葛亮像往常那样和刘备谈完正事后将要走,脚都迈出门槛半步了,只听身后的刘备轻咳了两声,似乎很艰难地开口道:“那个,亮啊,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这个...找对象这事儿...”
“...”诸葛亮转过来,一脸微笑。
...mmp
刘备看到诸葛亮的脸瞬间黑了。
诸葛亮不太关注找对象这件事情,虽然暗恋他的妹子确实很多,但是他醉心于其他,无暇顾及这些。
然后紧接着就不只是刘备了。诸葛亮走个路出个门买个东西都莫名其妙的有人提到这个问题。与这个问题一同出现的大多还有赵云两字。
“赵云这小伙子挺不错的,要不考虑一下?”
买菜的时候卖菜大妈热情地推荐道。
“...我不找对象谢谢。”
诸葛亮非常绝望。
尽管赵云是刘备手下的将军,他们照理来说应该有很多交际,但是诸葛亮还真没有怎么注意到他。就是有一次他们打了胜仗,赵云在酒宴上多喝了点酒,那个时候看着诸葛亮的眼神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
但是聪明如诸葛亮也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好像特别温柔,眼底流露出来的,还有那么一点...宠溺?
难道是赵云喜欢我,然后贿赂了全城的人吗?诸葛亮想。
...这个进展就有点玛丽苏了吧喂!

赵云当然没有钱去贿赂全城的人来帮他追诸葛亮。
但是真的是除了诸葛亮以外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诸葛亮。
赵云喜欢诸葛亮也不是一会儿了,可是使赵将军很是纠结的是,他感觉诸葛亮并不喜欢他。
“想不到赵云你有一天也要为这种事情烦恼啊,哈哈。”
李白在听完了赵云的诉苦之后吐出来一句话。
赵云看着对方无比淡定地喝完了三坛酒之后感到心在滴血。
他为了成功地追到诸葛亮特地请李白这个恋爱方面的成功人士到最好的酒馆喝酒,然后发现对方似乎除了喝了他三坛酒之外目前还没说出什么建议。
“嘛,赵云啊我奉劝你一句话。”李白一抹嘴,轻挥衣袖凑近赵云。
赵云想,终于要说撩汉的方法了吗?
“撩汉有风险,关键还靠脸。你看像我,轻轻松松的就撩到了韩信啊哈哈哈哈哈!”
然后李白又多喝了两坛酒最终被韩信连扯带拉地抱走了。
赵云第二次找了个靠谱的。
狄仁杰双手交叉,垫在下巴下面,一脸严肃。旁边的元芳好奇地来回打量着两个大眼瞪小眼的人,一时搞不清楚情况。
“孔明应该不是一个肤浅的人。所以,我分析的对策是,以诚相待,说不定能感动孔明。这个就看你的造化了。嗯。”狄仁杰冷静地分析了一遍,然后抬头看赵云的神色。
赵云一脸蒙蔽。他刚想再问问详细,只见狄仁杰拉起元芳的手,说:“那边东市要开门了,我带元芳去卖糖葫芦了。云兄你自重。”
赵云看着狄仁杰牵着一蹦一跳的元芳离开了。
然后赵云又双被秀了一脸然后什么也没问到。赵云默默地走在街上,感觉生活失去了希望。
说实话是因为一连几天看到脸色苍白无力的赵云浑浑噩噩地走在街上全城有良心的大妈大嫂们开始于心不忍了。所以纷纷表示要帮赵云追到诸葛亮。
以妲己为代表的王者掰弯直男协会...不是,是王者帮助更多单身男性走上幸福生活协会在第一时间给郁闷的赵云寄上了三大本专著。
赵云打开第一本:《如何在一个月内掰弯直男》。
第二本:《土味情话大全》。
第三本的封面充斥着暧昧的氛围,赵云有些疑惑地打开了,然后看到了标题...
《云亮 哔——— r18本》。
(嗯,为了不污染某些同学的纯洁心灵在此打个简单粗暴的马赛克。)
赵云闭门苦读了多个晚上,然后其他人在多个晚上后看到赵云带着一脸羞涩地打开门走了出来。大概是读专著起了效果吧?城里的大妈大嫂们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感叹道。

诸葛亮发现赵云最近越发地奇怪了。
他逐渐习惯了天天有人催婚的生活,但是赵云的转变又让他感觉...很神奇。
比如说下班一言不合就找他聊天,聊的东西也很奇怪并且好像是特别生硬地加入的。
赵云:“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诸葛亮:“???”
赵云:“害我这么喜欢你。”
诸葛亮:mmp???
或者...
赵云:“你今天特别讨厌。”
诸葛亮:“??哦。”
赵云:“讨人喜欢,百看不厌。”
诸葛亮感觉这大概是一种新的尬聊方式吧。从此以后他又适应了一下班赵云就跑过来尬聊的行为,并且学会了怎么敷衍。
赵云感觉很蓝瘦。
———————————————————-
@桃阈卷狐 的文。懒癌作者讨厌催文,再催不写了。
哼唧。

【长顾】江有汜




长庚注意到那个戏子已有许多时日了。
他不常来戏院。毕竟他身为官职在身的人,频繁地出入戏院总不是正常的事儿。
第一次看戏长庚就注意到了那个戏子。是个唱旦角的,画着与其他旦角一般无二的妆,可偏偏就是抓住了他的视线。
一出场就带着一股子与常人不一样的气魄,碎步走地不急不缓,凭空带着一丝傲气。每个身段都做得无比到位,却莫名叫人感受到一点随性和自如。漫天的水袖翩飞中露出一抹笑,不是那种谄媚的讨喜,却又生着媚气。
能想象到是妆容多添的这份媚气。长庚想。
长庚第一次看的这出戏是天女散花。这戏子唱的是开场戏,想来是这戏院的头牌吧。
一出戏就让他深深地记下了。落幕时长庚在拥挤的人群中略略听到了一点儿关于说这戏子的,那些戏迷们称那戏子为什么顾老板。
他姓顾。长庚默默在心里记下了。



顾昀注意到那个人已有许多时日了。
他通常来说只唱开场戏和压轴戏。因着是戏院的头牌,全本的戏班主一般也不让他唱。这样一来便得许多清闲去观察台下芸芸众生。
自是头牌,有些名气了,戏迷们大多称他顾老板。他倒也不甚在意。唱戏认认真真地唱了,不亏待谁。
那一日是一个十分普通的日子。他细细地对着镜子涂抹好妆容,平平地抚了行头上的褶皱,刚端起茶来抿了一口。班主却赶过来说,今晚有稀客,要他唱他最擅长的天女散花。
他捏着一双玉手,拖着水袖缓缓点着步子进场,习惯性地微抬凤眼往戏台下一瞧。
都是没什么新意的面孔。一张未曾见过的脸却突然抓住了顾昀的视线。
整齐的中山装,似乎有些不太适应的神态,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好生俊朗。浓眉微挑着向他这一边看过来的时候,顾昀的动作慢了一拍。
他轻轻一笑,尽舞凌霄云霞,目光寻着台下那人的目光。
只一次就让他深深记下了。落幕的时候顾昀在班主满意的赞叹声中听到了一点儿关于那人的,班主说,那个人,是个什么军官,姓李。
他姓李。顾昀一笑。
———————————————————-
原来应该是昨天晚上发文的,结果什么敏感词不通过
奇怪了又不是车,清水到令人发指
好了我就一段一段发吧http://danjihualuo.lofter.com/post/1efed528_ef20a031

其他用图发emm

【雷安】Losters迷失者(2)

安迷修穿上宫廷侍从的服饰,看着后面的小侍女仔细地为他扣好一个又一个细小精致却透露着浓厚的装饰气息的扣子,不禁皱了皱眉头。
“我明明也是侍从,不需要这位小姐你来帮我的...”安迷修因天资优秀,从小被选出来演骑士。而这样多年,行为准则已成习惯,离真正的骑士所差无几,看侍女为他穿戴服饰,自然会觉得是违背了骑士准则。
“这是雷狮殿下吩咐我的。”侍女抬头对着他一笑。
雷狮?
他到底想怎么样啊!
安迷修压抑下心中的不爽,向侍女露出一个优雅而不失稳重的微笑,然后手牵起几乎是跪在地上的侍女的手,缓缓侧身:“这位美丽的小姐,下次这种事情,我来就好了。”
侍女显然是吓到了,连忙理了理百褶裙,退了几步。安迷修背后的门,此时突然打开了。
是最不想见的人,雷狮。
雷狮缓步走过来,步伐无比轻巧。嘴角带着一贯似乎有些讽刺的微笑。只是这笑随着越发沉重的步伐而变得越来越可怕。
紫眸先是扫了一眼安迷修,然后走到侍女的面前。
“是哪一只手碰了他呢?”
冷笑了两声,雷狮捏起了侍女的右手。
“应该是这一只吧?”侍女的右手颤抖着,脸色苍白。雷狮又笑了,笑得,可怕。
安迷修略微揉了揉眼睛,两撇眉毛紧锁。他下意识地想要冲上前去阻止雷狮。
雷狮的余光在眼角一转,瞥见了安迷修一脸气愤却又什么也做不了的表情。他微微松开侍女的手臂,笑着向安迷修这边转过来。
对,就是这样的...让人想要去糟蹋的样子。
安迷修同样感受到了来着雷狮的压力,但他仍然是开口道:“殿下,错在我,属下愿意承担过错。”他学不会说反语来讽刺雷狮,只能用这种方式救下侍女。
“嗯?”雷狮顿时松开了侍女的手,回眸望着安迷修。雷狮故意俯下身,纤长的睫毛暂时藏住了眼睛里那点儿戏谑的色彩,多少还带了些稚气,让安迷修突然注意到,雷狮还有点可爱。
“那么,你想怎么弥补你的过错呢?”雷狮又笑了,这次的笑彻底破掉了刚才装出来的稚嫩,又开始带着玩弄的气息。
“...在下是个戏子,那就为殿下演一出戏吧。”安迷修说了自己最擅长的事。
雷狮偏过头,目光移到一旁的侍女身上示意她可以走了。然后看着安迷修细细打量了着他,玩味地眯起眼睛:“好呀。”



雷狮选的那本剧,是安迷修之前演过许多次的。也就是雷狮第一次看安迷修演戏看的那一出。
这一次雷狮要求的是只有他一人来演,半晌他笑了笑,表示自己愿意演公主。
安迷修呆滞了一会儿,暗想这二皇子到底又想玩什么花样。
安迷修从容地在没有其他演员的情况下演完了戏的上部分,然后就到了骑士在舞会上邀请公主跳舞的那一出。
雷狮主动地离开扶手椅,笑着在安迷修耳边悄声地道了句:“骑士大人,可以开始了吗?”
这声音吹过安迷修耳边,雷狮温热的气息烘得他脸颊通红。
剧本好像不是这样的吧...没等安迷修想完,雷狮直起身子伸出一只手,笑着面对安迷修。
安迷修轻轻地俯下身,接过雷狮的手吻了一下。然后略微停顿了一会,有些不知所措。
下一步就该是环住公主的...腰,然后...但是面对的是一个同性啊...
雷狮将手扬起,放在空中,似乎在提醒着安迷修下一步的动作。见他犹豫不定,便又轻声道:“要不...我们交换一下角色?”
语气罕见地带着体谅,但却让安迷修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他感受到的是雷狮的手覆上了自己的腰。另外一只手握起他的手,轻巧地稳在空中。
雷狮的动作强迫他抬起头来,安迷修讶异又羞耻地看着雷狮的眼睛,唇瓣微微地颤抖。
雷狮歪过头一笑。
————————————————————
有生之年系列∠( ᐛ 」∠)_
甜完就开虐(-_-)

前情http://danjihualuo.lofter.com/post/1efed528_ee8522bd

一语成谶,此命数缘分,自有天定。吾等凡人,竟无力回首,怕灯火阑珊,更怕佳人不复。

【HP/德哈】在教授的底线边缘小心试探


“哈利·波特?”一头黑色油腻长发的男人敲了敲黑板,黄色的脸此时掩在头发里,却也可以明显的看出他此时的心情极度恶劣。
声音很刺耳,甚至带着一丝被压制的嘲笑。
哈利·波特,霍格沃茨的黄金男孩,一头雾水地抬起头。脑海里还回忆着早上不知道是谁塞在他书包里的一张贺卡:上面画着一只勉强能看的青苹果,下面倒是精致地用深绿色的花体字写着他的名字。
思绪突然被打断,旁边的罗恩·韦斯莱小心地用羽毛笔戳了一下哈利,示意他抬头看黑板。
“波特喜欢马尔福。”
满座皆寂然。闹剧的另一个主角,悠闲地坐在教室的一角,嘴里啃着一个青苹果。
哈利懵了。还没等他开始思考皮皮鬼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恶作剧,面前就突然出现斯内普那张变质牛奶色的脸。
“波特,既然你这么喜欢德拉科,那就坐到他旁边去吧。”斯内普突出的鼻子抽动了一下,嘴角带着不加掩饰的讽刺。他抖了抖黑色的长袍步上讲台,留下哈利在斯莱特林们的小声窃笑里气愤地提着书包走到德拉科旁边。
接下来的课,哈利都是在德拉科神奇的凝视目光度过的。哈利努力地不让自己转到德拉科那边去看一眼那家伙在做什么,全神贯注地盯着斯内普的头皮屑。
切药材的时候,汁液一不留神地沾到了哈利的脸上。哈利没有在意。
少年的脸庞认真地微侧着,侧颜有一点青涩,又带着一丝可爱。
德拉科冷笑了一声,不知有何用意。然后他伸出手,轻轻地抹去了哈利脸上的污垢。
哈利猛地回头。撞上的是一双灰色的眼眸,淡金色的发丝很是耀眼。
他感觉到,自己的脸红了。
“马尔福,你是想验证一下黑板上那句话吗。那我告诉你,我不喜欢你。”哈利迅速地回过头,冷冷地说道。
梅林的裤子,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德拉科内心感叹道。
耳廓上沿还泛着红晕,却又要口是心非。
“可是我偏是喜欢你呢。”
德拉科向前俯下身,勾起嘴角。





火焰吞咽着最后的木柴,发出滋滋的燃烧声。
德拉科放下手里根本没有在仔细看的书,向着扶手椅那边微微一笑。
啊,想起了很早以前的事呢。
哈利的眼镜已经滑到了衬衫上,呼吸均匀。脸被火焰映成了带着点儿红的颜色。整个人瘫在扶手椅上。
德拉科轻巧地取下哈利的眼镜,把他抱到了自己的怀里。撩开他有些凌乱的头发,在额头中间轻轻印下一吻。
真,可爱。
————————————————
一个ooc的私设。就是十年后德哈在一起咯。
虽然后面没有写到教授,但是大家可以自行脑补嘛——

另外要再补充一句,那个黑板上的字,其实是少爷让皮皮鬼写的....
第一次写德哈,多多指教。(*≧ω≦)